Toc
Toc
0 results found
我的 2012

2012 年,有惊无险地过来了。

回顾这一年,酸甜苦辣都有,算是让我在这一年体会到了人生的多姿多彩。

之前在我的脑海里,印象最深的一年是 1993 年,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印象最深刻,但是如果别人问起来,肯定就是 1993 年,可能跟纽约世贸中心发生爆炸有关系?(笑)

现在来说,印象最深刻的肯定就是 2012 年了。

2012 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,25 岁,算是正式度过了人生的 1/4–或许是 1/3 更好些。这一年世界上发生的事情太多,跟我有关系的倒是不多。或许世界末日跟我有点关系吧,但是这一天是跟最爱的人一起度过的,蛮有意义。

— 酸是种催化剂

2010 年我来到北京,到 2012 年 7 月整两年。

北京给我的第一印象很不错,交错盘杂的立交桥,哪哪都是人的景点,干净的街道,满目的高楼大厦,穿得很有质量的行人。

深入了解北京后,才感觉不是那么回事。北京表面看起来很光鲜亮丽,内里的污浊是深到骨髓里的。碍于天朝制度,我不能在这里说一朝之都的坏话,否则被跨省了就不好了。毕竟我也是天朝的一分子。

现在的京城给我的感觉很差。混浊的空气,每天要瘫痪几次的交通(地铁很方便),鱼龙混杂的人,高明的骗子,昂贵的生活。

了解了京城,却又不得不在这种大环境下随波逐流,真的是很无奈,谁让咱是为了生活呢。

2011 年底,在合肥度过了一段灰暗的时光,在 2012 年年初又转战陕西,1 个月不长不短,但却将我的信心和耐心磨得一干二净。索性离开陕西,独自一人踏上回北京的路,心中的酸涩无人可诉。

接下来在找工作的过程中,又被打击得体无完肤。总想着自己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,到头来还是什么都不会,被面试的人说得面红耳赤。

最后来到这家公司,自己所在的部门只有自己一个人,在别人看起来“哇,你既是部门经理又是技术总监又是员工哎!”,却无法了解其中的难受之处。

因为前期被打击,工资没敢要太高,以致现在手头还是紧张得要命。我又不会存钱,几乎每个月都向月光群体靠拢,总是感觉钱不够。说实话我对金钱的欲望并不强烈,但有时在街上走,风啊雨啊的吹过来,还是很羡慕那些坐在车里暖暖和和舒舒服服的人的。

换了工作,也换了个新的住所。也许是我涉世未深,也许是我真的没什么脑子,对人没什么防备之心,居然就被骗着住了个很暗很暗的隔断间。当时正是春夏交际时,温度和湿度都适宜,但到了夏天就有想死的心了。这都不是重点,大不了多洗澡,多开会风扇,重点是同住的人是有多奇葩。

隔壁是四个白痴,其中一个从来不上班,因为我随时都能听到他的大嗓门,在喊“艹!加血啊!艹,会不会打!”;第二个拉完屎从来不冲,终于在一个晚上隔壁的隔壁的女人忍不住了,跟这白痴大吵了一通,这白痴还 TM 穿着红裤衩,站在走廊里,跟个暴露狂一样;第三个会弹吉他,曾经的记录是连续唱了两个星期的《你的背包》,这也就罢了,关键是他唱歌的调调实在让人不敢直视,真教人欲死不欲生;第四个每天都要抱怨生活的不公平,每天回到家都要长叹一口气,然后开始诉苦,说真没意思,拿这两千块钱的工资,还每天累得跟孙子一样。

隔壁的隔壁的女人其实也是个奇葩。她跟另一个女人住在一起,洗澡时一定是两个人一起,时间特别特别长,至少要两个小时,这让我们喝多了水憋着的人情何以堪。

还有偷肥皂的,出门从来不关门的,洗了袜子内裤随便往别人衣服上搭的,在满是蟑螂的厨房里做饭的,在洗衣机里洗鞋的,在冰箱里放避孕套的。。人生真的很神奇,可以遇见各种各样的人。

— 最幸福的就是甜

2012 年 2 月 2 日,这个日子很普通,我认识了她。当时我人在合肥,一腔苦闷无人能解,也是她帮我排解,跟我一起嬉笑怒骂,给我指明方向。

茫茫人海中两人从相遇,相识,相知,相亲相爱,这就是缘分吧。当我发现两人的手机号竟然只差一位数时,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,我觉得,就是她了。

她说她脾气很暴躁,总是动不动就发火,这点我领教到了。不过,爱她,就可以包容她的缺点,况且我的脾气好,也算是互补吧。

可是她也温柔似水啊,我就完全抗拒不了这一点。

4 月 7 号我就向她表白了。还算是顺利吧,虽然她后来老向我抱怨我没正式地追过她。。

马上又要 2 月 2 号了,一年过得真快。在这一年里,我们一起毫无形象地大笑,一起为伤心的事情抱头痛哭,为了一点小屁事吵架,为了一点不公平合伙怒骂,这都是最美好的回忆。

我们一起出去旅行,一起为未来做打算,一起做饭,一起学跳舞,一起减肥(呃某人看到不要揍我),许许多多的故事,都是我们的财富。

我曾经在她上课的时候突然出现在她的身后,在儿童节的时候带着兔斯基去驾校接她,在七夕的时候给她送花,在圣诞夜的时候给她定情的戒指–好吧,我承认这些都不浪漫,我并不是个会制造浪漫的人,她也老说“咱俩就像老夫老妻似的,有木有”。

今年生过两场大病,都把她吓坏了。第一场是无缘故地拉肚子,持续了快一个周,整个人都虚脱了,发烧,没力气动。她半夜两点跑出去买退烧药,我在床上感动得死去活来的。第二场是非常严重的感冒,我从来没有感冒到这种程度,从一开始的嗓子疼,咳嗽,到后来呕吐,发烧,拉肚子,流鼻涕。。后来逢人我就说,这次可算是彻底感冒了一次。她请假在家照顾我,我很愧疚,在她做饭的时候,挪到厨房去看她,她说“来这干什么,赶紧回去,别冻着。”我向她表达我的歉疚之情,她很平淡地说“这不应该的么。”人生得此女,无所求也。

2012 年 12 月 9 号,我们订婚了。10 个月相处的时间,我觉得这就是我的人生伴侣了,可以将自己交付予她,她也可以把自己的未来交给我。我相信,未来在我们自己的手上!

— 人间正道是沧桑

佛说:人有八苦,生苦,老苦,病苦,死苦,怨憎会苦,爱别离苦,求不得苦,五蕴炽盛苦。唯有身心放空,方能人离难,难离身,一切灾殃化为尘。

我这个人,没什么太大耐心,要说吃苦,真吃不了。可是有些苦,却是能捱过来的。

从去年四月份进入这家公司,就开始了一种和以前截然不同的生活。每天上班要挤公交,挤完公交挤地铁,每天上班下班都要浪费掉两个小时,让人感叹北京人怎么这么多的同时,也暗暗叫苦。我有轻度强迫症,讨厌在车上被不认识的人碰,所以挤车的时候是个很痛苦的过程。常常很好的心情,就因为挤了个公交或者地铁,马上就乌云密布了。

但看看周围的人,哪个又不是这样,还有很多通州的人,大老早就坐车,到国贸上班。所以,这点苦,又算得了什么,我也没资格抱怨什么,年轻人,吃点苦怕什么,等到年纪大了,才能懂得,这些操蛋的经验才叫人生。

— 瞧我这爆脾气

小的时候还蛮能吃辣的,长大了越发不行了。就好像我小时候被骂没什么关系,脸皮厚,长大了脸皮薄,被骂了就挂不住了。

这一年被很多不同的人骂过。有的是善意的,有的是恶意的。恶意的我从来都不放在身上,因为我是不会去咬马路上对着我狂吠的狗的。善意的骂每次都会难过,但过后都会想明白,我被骂也是应该的。

大抵是在 1 月份,当时在合肥,跟老外一起共事。有一次出了点问题,我没有跟他商量就擅自做了决定,当时我想,这个决定并不会对我们造成什么影响。没想到老外知道之后雷霆震怒,大声地斥责我,说为什么不告诉他,为什么不通知其他的领导让他们来拿主意。我的爆脾气也瞬间燃了,跟他对呛起来,场面一时失控。后来他抛下一句“你自己想想吧”就回办公室了。怒火过后,我静下心来,想当时的确不应该自己拿决定,毕竟不是一块钱两块钱的事,是每天上千万的交易,如果有了差错,事情只能落在我的头上,因为这个决定是我做的,我担当不起。事后跟老外道歉,他接受了,也没再说什么,所幸也没发生什么事情。

后来有一次。那一段时间我无所事事,上面交给我的事情我都不做,因为他们都远在陕西。每天都是“放羊混日子”的状态,上班看小说,下班玩游戏,不亦乐乎。期间有个其他的领导会指使我做一些跑腿的事情,我碍于上下级的关系,就会帮他做些事情。后来我的直属领导专程打电话过来,劈头盖脸骂我一通,说“我才是你的领导,别的领导指使我的员工,我的员工可以不干!下次再让我知道你替他跑腿,你就干脆去他那边得了!程序员不是用来跑腿买烟的!”我心里很委屈,却也只能反思自己的不是。领导也是有逆鳞的,他的逆鳞大概就是这样吧。

因为订婚,就牵扯到买房,结婚,生子。我心里压力骤增。80 后都是悲摧的一代,他们生活的年代,拿着什么都买不起的工资,过着什么都买不起的日子。但是对我来说,压力是阻碍,也是动力,只想着靠死工资每天好吃懒作,什么时候是个头。爸妈肯定也希望我以后能有个好生活,不是么。

— 人生还要继续

从半个月前就开始规划这篇文章,后来发现还是没有按照预想的路子码字。

酸甜苦辣写完,感觉又明白了很多东西。

上高中的时候,我写过一句话:人生就是个舞台,各种各样的剧都在上演着。如果没有剧目,那就没人看了。

很对,是不?嘿嘿。

路还要继续走,玛雅人说好的世界末日并没有如约而至,2013 迈着轻松的脚步向我们走来。我们不能停下,更不能放弃,世界多么精彩。

打赏
支付宝
微信
本文作者:CodingRabbit
版权声明:本文首发于CodingRabbit的博客,转载请注明出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