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c
0 results found
小花的新家
2013/03/21 口水 口水

下午请了半天假,到社保中心换卡。

到了社保中心一问,下午两点上班,现在才一点。于是我往旁边一瞅,有一个小亭子,阳光还不错,正好手里有一份《周末画报》,我决定把这一个小时用在这儿。

坐了一会,起风了,一摸报纸,一手灰。把报纸收起来,一看旁边,一只黑白相间的小狗正信步向我走来。

我喜欢狗,于是我决定逗逗这条小狗。

小东西应该是京巴跟蝴蝶的串,脸上的毛的花纹有点像史努比,混身脏兮兮的,一看就是流浪狗。但是眼睛炯炯有神,一点也不怕我。它过来蹭我的腿,我就摸摸它的脑袋,一会它就趴在我旁边准备打个盹了。狗狗做出这种动作,就表明它对你已经信任了,我很开心可以看到它这样做。

我手里没什么吃的,旁边似乎也没有什么店可以买点零食喂它,遂作罢。

过了一会,来了一个 30 岁左右的男人,唤了一声“小花!”,正在睡梦中的小花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,欢快地向男人奔了过去。这一人一狗显然是互相认识的。看他俩亲密的样子,我不仅出口问道“这是流浪狗吧?”男人抬头看了我一眼,语气沉重地回答道:“是啊,前一阵它妈丢了,它就自己一个人了。”说完又摸了摸小花。我只能叹一声气表示抱歉,男人接着说,“正犹豫要不要把它弄回家呢。”我就有点惊讶了。流浪狗一般是不会招人待见的,即便是不去欺负它,给它点吃的就算不错了。而他竟然在想要把它弄回家。

我正准备问其他的问题,身后又有人叫道“小花!”,我回头一看,是 4 个女人,估计 40 岁左右的样子,其中有一个稍微小点,30 岁出头吧(好吧,我其实不太会看女人的年龄 =。=)。唤小花的是一个穿着打扮比较讲究的,是那种一看就是接受过良好的教育的人。“小花!过来,看妈妈今天给你带了什么?”小花又乐颠颠地跑过去蹭她的腿。

我心头一热。这时候男人出声了,“呀,小花,今儿你有口福了,是大骨头哎。”说罢五个人一起哈哈大笑。原来这五个人也互相认识啊。

只听比较讲究的女人说,“中午去酒店吃饭,留下些骨头,我就都打包回来了。”另外几个女人也插嘴,说道“怪不得小花跟你最亲,你老给它好吃的,我们给的都是些火腿肠啥的,和你一比差远啦。”五个人说笑了一阵,就开始转向同一个话题——今天把它带回谁家。原来他们早已商量好了这次的事情。

男人先表态了:“我来吧。我挺喜欢小花的。”
比较年轻的女人插嘴了:“不行,你家已经有两条母狗了,把小花弄过去,不怕出事啊。”哦,原来小花是男生。
讲究的女人说道:“我来吧,小花听话,比亨利听话多了,我们家亨利也是公的,不怕。”看来她家里也有一条调皮捣蛋的狗,名叫亨利。
一个有点富态的女人说:“你们几家都有狗了,没必要再弄,之前就说小花我要了。”
年轻的女人反驳:“看到小花我就后悔了,不想让给你了,让它去我家吧。”看来她还是反悔了。

这时小花正在默默地低头啃骨头,全然不知把它围起来的这几个人正在决定它的命运。

几个人互相争了一会,一直没说话的那个女人出声了:“我觉得我们还是公平一点,让它自己选择吧。我们都唤它,看它去找谁,就表明谁跟它最有缘。”

这个提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同,虽然有点儿戏,不过看起来似乎是最好的解决方案。

几个人拉开距离,然后以各自的方式唤小花。男人是吹口哨;讲究的女人是拿装骨头的塑料袋子诱惑它–遭到了大家的反对后,她不得不扔掉了袋子;年轻的女人蹲下来拍手,像唤孩子那样,富态的女人站着拍手,同时叫小花的名字;比较沉默的女人只是很单调地叫小花。

小花迷茫地抬起头,看看这个,看看那个——甚至还回头望了我一眼——全然不知这几个老小孩为什么要这么做。几个人都眼巴巴地看着小花,小花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。

过了大约 1 分钟的时间,小花似乎终于做了决定。它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骨头,就奔向了比较讲究的女人。

情理之中。狗总是对那个给自己好吃的东西的人有独特的感情。

其他四个人叹了口气,站起身来,纷纷抱怨她用美食诱惑小花。讲究的女人喜笑颜开,还打击其他人:“这叫个人魅力!”

总之,小花的去向定了下来,五个人就轻松了不少。接下来要商量的是回家前的处理工作。

“要先给它洗一下,把毛全给它剃了,让它重新长,这些毛没营养,不抗冻。”“剃毛之后要做做皮肤护理。”“要给它打针,免得得传染病。”“要不要洗洗胃,谁知道咱不在的时候它吃了什么东西。”“我看不如喂虫子药,洗胃太遭罪了。”

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,我在旁边看得心里热乎乎的。小花似乎也知道了些什么,不停地在五个人中间蹭来蹭去。

后来年轻的女人说话了:“那就这么定了,我先打电话给 X 哥,问问他那能不能弄。”

“喂?X 哥啊,是我啊。是这样的,我这有条小狗,是条流浪狗,我打算把它带回家,您看您那能不能帮我处理一下。啊?不能啊,别啊,我们就给它洗一洗然后剃个毛就行。别啊,我们自己洗还不行么,您那不是有个小卫生间么,我们给它洗完了您就帮忙推一下毛就行。我们多给您点钱。啊?不行啊?”
这时讲究的女人要电话,直接就说:“X 啊,我是你 Y 姐。对,你就帮我们个忙,其他的宠物店都太远了,我们过不去啊,就认识你一个,大家都街里街坊的—- 不麻烦不麻烦,就剃个毛,不麻烦的。”
男人不耐烦了,在旁边说道:“咱就直接抱过去就完了,先抱过去,抱过去再说。”

讲究的女人又努力了一会,似乎没有和 X 哥达成共识,郁闷地挂断了电话。

我在旁边也很着急,这个 X 哥怎么这么大面子啊,这么些人求他他都不出手。

“估计是怕有病菌,毕竟他那个地方狗来狗往的。”沉默的女人突然来了句冷笑话。

其他几人很明显没心情听冷笑话,都皱着眉头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后来还是男人打破沉默:“走,去我家洗,多大点事。”讲究的女人一听不干了:“那也得去我家洗。”
几个人争论了一会,还是决定去男人家给小花洗澡。

这个时候小花似乎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,向相反的方向走去。讲究的女人追了过来,叫道:“小花,别乱跑,回家了。”

这时她已经到我身边了,问我:“你也是这个小区的?”我笑答:“不是,我是去那儿办事的。”我指了指旁边的社保中心,“你们这的人真好,很团结,很有爱心。”我由衷地赞叹。讲究的女人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流浪狗多啊,我们看着也心疼,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吧。这些小东西也挺不容易的,又听话,讨喜。”

说完,其他几个人叫她了。她全然不顾小花身上的脏兮兮,抱起小花,向我道别。

看着他们的背影,心里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小花在一开始的时候不怕我了,因为它知道,有这么一帮人,是它的家人。

打赏
支付宝
微信
本文作者:CodingRabbit
版权声明:本文首发于CodingRabbit的博客,转载请注明出处!